大家碧玉_第二十二章 当着众人掰扯掰扯_阿尔法文学网 - 澳门银河国际网站
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大家碧玉  >  第二十二章 当着众人掰扯掰扯

澳门银河国际网站

3040 2017-08-21 12:19:37

李氏被冷风一吹,已经恢复了冷静,微笑道:“婶母这边并没有这样的规矩。想是大娘子听错了,洗衣房肮脏凌乱,什么人都有,不是娘子们该来的地方,就算是你二妹妹,平日里这种地方我也是不准她来的。”

曲妈妈急忙点头道:“老奴就是这样劝的!”

郭碧玉点点头道:“二婶母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,可是这老奴却偷了我赏给雀儿的润手膏子,墨鸦。”

墨鸦不吱声不吱气的,一点儿也不显眼,旁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不见了。

她拽着一个洗衣房的仆妇一起挤了进来,将一个物件丢在地上,道:“奴婢从曲妈妈桌子上拿的。这仆妇可以作证,不是奴婢栽赃。”

那物件有些像个贝壳,上面涂着金漆,扣子上是一个小小粒的珍珠,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,而且不是上京常见的式样,哪怕是在南边儿,盒子就这般奢华的物件也不多见。

李氏脸色一沉,她轻咳了一声,旁边的古妈妈急忙捡了起来,递到她面前,“啪嗒”一声打开那扣子,见里面的膏子雪白晶莹,异香扑鼻。

“我呢,向来对奴仆们宽厚仁义,这膏子是我怕雀儿的手在洗衣房冻伤了,赐给雀儿的,怎么会出现在曲妈妈那里呢?曲妈妈,您说说呗。”

郭碧玉哈下腰,看着跪伏在地上的曲妈妈。

“这、这是陷害老奴……老奴没拿过……”

“那你是说姑娘我陷害你?”郭碧玉道。

“老奴也没这么说。”曲妈妈咬着牙,死也不承认。

“行吧,原本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谁让我宽厚仁义呢!”

郭碧玉直起腰来。

李氏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,郭碧玉突然又表示不追究润手膏的事,当真是有种一拳打在棉花里的感觉,心中暗恨道:你宽厚仁义,怎么不给洗衣房人手一盒?

郭碧玉转过身:“有几句话,我要问问二婶母。”

李氏笑道:“但问无妨。”很快的,她就听到了郭碧玉要说的是什么。

“大房是卑贱的商户人家?”

“我父亲是死乞白赖的靠上了二叔才能把生意做到甘州?”

“若不是因为有个做户部侍郎的二叔,我们都不配和二房住在一个屋檐之下?”

“我这个商户之女,给二妹妹提鞋都不配?”

最后一句话落下,李氏脸色苍白似雪,凌厉的眼风跟飞刀似的刮向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曲妈妈!

想也知道,这话不是十岁的郭碧玉能编出来的,定然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奴婢说出口的!

还当这里是甘州么?

郭碧玉不轻不重的继续道:“听说这位妈妈,是二婶母那边顶有头有脸的一位,连她都这样以为,难不成二叔家中从上到下都是这样觉得的?”

除了李氏和郭碧玉,在其余的众人中,郭妈的脸色是最难看的。

曲妈妈在挨揍的时候,嘴里就没断过话,她是听了个清清楚楚,越听越气,越听,越是心疼大娘子。

郭碧玉心里更加不好受。

如果是上辈子的她,已经直接揪着她二婶母的衣领问“凭什么”了!

可上辈子的她,却早就失去了这种勇气。

她心里一阵阵的刺得发疼,她怎么现在才明白过来呢?

十岁以前,她曾经娇蛮无比,曾经张扬恣意,她想要的,父母无论如何都要为她寻到,她在意的,无论谁也抢不走。

她任性自我,从没有低声下气过,南边的官家小姐,没有一个看不起她。

可来了上京,二婶母有意无意透露出的那种高傲的轻视,二妹妹和她结交的闺中密友展露在她眼前的世家淑女做派,让她觉得她原来竟然是个土包子,除了钱什么都没有!

她得以与二妹妹一起接受夫子们的教导,耳濡目染之下,她也慢慢的接受了这个“事实”:钱,是世上最脏的东西;士农工商,商在末位。

可她的二叔郭仪是朝廷命官,她的二婶母李氏,是世家之女,却是最顶层、最清贵的。

于是,上辈子的她和祖母渐行渐远,看不起行商的父亲母亲。

原来她的一切转变,是从来到上京的那一天开始的。

那时的她,如同东施效颦一般,二妹妹学什么,她就学什么,二妹妹嫌弃什么,她也嫌弃什么……二妹妹原本就和世家沾亲带故、出身宦家门庭,有那样的考量,自然应当。

她却是活该的,一步一步的低下头,弯下腰,活到了泥土里,失去了自我。

郭碧玉不敢回忆太多的往昔。

她看着李氏,人越聚越多,她便越要说个清楚明白!

她稚嫩的声音在洗衣房不大的地方回荡。

“郭家原籍在江南道饶州治下的一个小村寨郭家集,我祖父早亡,那时祖母带着我父亲和二叔艰难度日,祖母耕种几亩薄田,连吃饱穿暖都发愁,更不要说供两个孩子读书!

“我父亲那时八岁,二叔才两岁,是我父亲先懂了事,明白家里景况,没跟祖母说,自己跑去做了学徒,也为二叔赚了第一笔束脩钱!

“呵呵,后来二叔也懂事了,说的倒是好听呐,等家里条件好了,让我父亲不要做学徒了,重新读书。

“可用的笔墨纸砚,哪一样不是要钱的?要请名师,要出去会文交友,更烧钱!二叔在饶州的文名有多大,家里的窟窿就有多大!学徒那点钱连二叔一人的花销都不够,让我父亲还怎么拿起书本?

“我父亲干脆辞了学徒,做了行商,呵呵,就是你们看不起的那种走街串户的货郎,风里来雨里去,老天保佑,让我父亲赚了钱,开了铺子——可行商这一步踏出去,就再也回不去了!二叔既然有心,当初为何不阻止哥哥不要操此贱业?

“再后来,生意好做了,二叔也出了饶州,去往上京游学,参加科举,别的举子家中穷困,风餐露宿,二叔从未吃过这样的苦,甚至还经常能接济三五好友,在上京薄有仁名。二叔一不耕地,二不做工,怎地不问问银子都是从哪里来的?

“说是借着二叔的力,长房把生意做到了甘州,二婶母要不要把二叔请过来,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?

“不然,我带着这老奴去祖母面前,请祖母听一听、评评理?”

围观的人已经在窃窃私语,就在昨晚之前,家里的奴仆们还都是觉得他们是郭侍郎府上的奴仆。

郭侍郎一家为人厚道,又重孝道,所以才将哥哥一家接来同住,不然,当官的怎么可能和行商的同住在一个屋檐下?这就不是一类人啊!

在他们心中,沾了郭侍郎这个弟弟的光、住进这个宅子里的长房的人,也休想能让他们打心眼里当成主人看待。

可如今,大家伙儿才听到了内情,原来,郭侍郎从幼时念书的时候起,就是郭家那位大郎舍了自己个儿的前途供出来的!

这些郭家的往事,李氏怎么可能不知道?

她的脸色难看至极!提早来上京,买了奴仆,有意没有管下人的嘴,就是因为她默许了曲妈妈的说法。

她要让家里的下人都知道,虽然是长房,可在这个郭宅之中,却是二房为尊!

现在李氏不能再让郭碧玉说下去了!

她说的都是老太太常挂在嘴边儿念叨的,一些儿差错都寻不着,再说下去,谁知道这孩子还能说出什么来?

李氏勉强的挤出了一丝笑意:“碧玉,这老奴满口胡言乱语,怎么能信她的?”

曲妈妈在地上趴的手脚酸软,浑身上下是流一阵汗,又被冷风吹一阵,就没停过哆嗦,听到李氏这句话,她不敢相信的抬起了头。

李氏安慰的道:“你二叔最常挂在嘴边的,就是当年大哥对他的付出,不然也不会一直惦记着到了上京以后住到一起。兄弟的情分岂容这奴才挑拨?二婶母一定为你做主,狠狠的罚这乱嚼舌根的婆子。”

曲妈妈懵了!这不是二夫人默许的吗……她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李氏,可李氏却满面含笑的看着大娘子,一点儿也不曾理睬她。

曲妈妈心里已然充满了绝望,又突然听见二夫人问:“碧玉,你看这婆子就交给你处罚如何?”

她绝望的都泪崩了!就刚才她都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的,怕是半个月都下不来床了!要是落到大娘子手里还能有个好?还不得去了半条命?

“曲妈妈可是二婶母的世仆,侄女怎么能伸这么长的手来处置婶母的奴婢,于情于理也不合规矩,还是二婶母自己来吧。我就是来把我丫头找回去的,婶母没意见吧?”

能有什么意见?人家都放过了曲妈妈,难道李氏还能“手长”的揪着雀儿不放?真的闹到了老太太面前,让老太太知道曲妈妈这老货说过这些话,非大棒子打出郭府不可,那李氏的脸面可就一点儿都没了。

李氏既然没吱声,郭碧玉就也不再搭理曲妈妈,本来她是来要雀儿的,曲妈妈自己撞上来,纯属倒霉。

她走到雀儿面前,道:“笨丫头,还不跟我回去。”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