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狼情妾意  >  第七章 白府三姐弟

澳门银河国际网站

2014 2018-01-19 13:51:23

……

  白府的庭院在炎安城来说也是大户了,虽然比不上什么富甲商人,但游廊花园,假山流水,应有尽有。

  寻着原主的记忆,绕过长廊,走过鹅卵石小径,在最西面不怎么能见到阳光的房屋,就是娘亲平时住的地方。

  “同样都是夫人,这正室住的地方,还不如个妾。”

  白翩翩摇头感叹着。倒也是因为她那个懦弱无争的母亲,不喜欢吵闹,不喜欢争执,老爷看她不顺眼,她也以养病为缘由,搬进了府里西面的偏苑。

  就连管家享用的起居,都比大夫人好。

  偏苑的院子空旷,只有一口井和满地的落叶,连一个丫鬟都没有。

  白翩翩刚走进去,就听见里屋传来了咳嗽声。

  “娘亲,您别担心,姐姐一定不会有事的,以前,姐姐也一夜未归,后来不是还在山里找到了吗?”

  “是啊娘,姐姐一向很懂事的,如果等会还没回来,儿子就出去找一找。”

  白千千和白赤云一直候在床边,床边摆放着白粥和小菜,却一口都没有动。

  这一对姐弟是白翩翩的同父同母的亲生弟、妹。虽说白赤云是个儿子,但老爷子同样也不待见,总说他不中用,这一切,也都是拜二夫人所赐。

  而床上躺着的,大夫人陈氏,三个儿女的娘亲。原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曾经也出落得亭亭玉立,现如今面黄肌瘦,和刚刚那个珠圆玉润的二夫人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眼瞅着这个苦情氛围,白翩翩觉得自己有些应付不来。她在门口停住步伐,琢磨着怎么开口,跪地喊娘?还是和她们一起哭一场?

  真不知原主这么窝囊的生活,以前是怎么忍下来的。

  “姐姐!”

  白千千银铃般的声音朝她喊着。

  白翩翩惊得肩膀抖了一下,面前屋里三个人偷来的目光,她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,笑着走过去,“那个,娘,我回来了。”

  “翩翩啊,你昨晚去哪儿了?”

  陈氏看到白翩翩的一瞬间,眼泪都快出来了,这咳嗽就更加厉害。

  白翩翩上前扶住她,替她顺了顺背,“没去哪儿,别担心了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

  她想着,也总不好说昨晚你女儿狼袭击了,看起来这个娘亲的身体,可是承受不住这种打击。

  “姐姐啊,就是因为你一夜未归,爹今早过来找娘兴师问罪,所以娘亲才着急的连饭都吃不下。”白赤云道。

  “啊?”白翩翩无语,那个老爷子居然还过来找娘亲的麻烦,自己的女儿弄丢了没有丝毫关心,却只知道责怪别人和担心自己的面子,简直让她鄙视!

  白千千在一旁拉了拉她的手,“姐姐,你穿的是什么衣裳啊?脖子上怎么那么大的伤口?没事吧?”

  陈氏和白赤云也注意到了,很是担心。

  “翩翩啊,你是不是又被簌簌欺负了?都是娘不好,娘连累了你们!……咳咳咳!”

  陈氏伤心痛哭起来,一时间弄的白翩翩也很手足无措。

  见千千和赤云都上去安抚,她也拍了拍娘亲的肩膀,“哎呀,娘,我这不是好好的嘛,脖子上的伤口不碍事的。您现在就是要把身体养好,我这么一个大人难道还不会照顾自己吗?”

  安抚过后,她亲自为了米粥给娘亲吃下,把被褥整理好,让娘亲先歇息。

  陈氏拉住了白翩翩的手,“翩翩,娘还不知道能活多久,最大的愿望,就是看见你嫁个好人家。听簌簌说,昨儿那郑公子,好像对你有些意思,郑公子家世显赫,你也不是长女,我们高攀不了,你啊,就别跟簌簌争了,好不好。”

  白翩翩看着陈氏的一双显露皱纹的手,心情很是复杂。

  女人贤良固然是好,可以看出来,陈氏就是太一贯忍让了,所以才让二夫人李氏和白簌簌得寸进尺。但凡陈氏稍稍有一些的手段,她的这三个儿女,日子都会过的舒服一些。

  不过有些人,天生就是受苦的命。白翩翩纵然想劝些什么,但碍于自己现在的身份,也不好多说。

  只是道:“娘,我不是长女,但我也是嫡出,就算再不受父亲的喜欢,我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。我已经长大了,不会再像小时候,别人抢了我的糖,我还只知道哭。我和簌簌都是白府的女儿,理应同等对待,该属于我的就是我的,不会让别人抢走,我也不会相让。所以,娘亲啊,如果以后有人再想骑到您头上,您大可以以大夫人的身份反击回去,这是您的权利。”

  这番话,是说给这屋里的每个人听。

  原主临死前的愿望,是照顾好娘亲,说是娘亲时日不多,要陪着她。

  白翩翩瞧着陈氏,的确是命不久矣。她打算在这个白府先待上几天,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让原主的亲人以后好过一些,起码不会再受人欺负。

  那个时候,她离开这里返回灵境,也是心安理得了,就算是报答了这个身体。

  絮絮叨叨了一些,陈氏总算是吃了早饭睡下了。

  三个姐弟就掩门悄声出去。

  “千千,给我弄点热水,我要洗澡。”

  白千千点点头,姐姐这个模样,的确是要收拾一番。于是便去烧水,拿了干净的衣物来。

  白赤云奇怪问道:“姐姐,你早上回来的时候,没见着爹吗?”

  “见着了啊。”

  “那你……没挨打?”

  白翩翩瞄了眼白赤云,“怎么,你想看见我被吊打吗?”

  “不是不是,当然不是。”白赤云连忙摆手,“只是依照爹的脾气,定要以家法教训你的,刚刚娘在,我就没好问。”

白翩翩拍了下赤云的脑袋,“那就别问了,小屁孩天天别打听那么多,去,帮千千烧水去。顺便再给我拿点吃的来,我饿死了。”

  白赤云捂着脑袋,应了声哦。

  离着偏苑的不远处,就是她们的住处,小是小了点,但整理得还算干净。

  白翩翩倒在床上,浑身还是酸痛的厉害。这思绪一松懈,就容易回想到了昨晚的感觉。

 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