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狼情妾意  >  第十章 三人一台戏

澳门银河国际网站

2012 2018-01-24 08:01:00

说最后一句的时候,他重重地敲了下筷子。惊得除白翩翩之外的所有人,都抖了下肩膀。

  本来白簌簌还想哭诉一番她这张脸的,却也不敢多言了。

  厨房端来了全部的点心,白翩翩的记忆中,自己可不是经常能吃到这么丰盛的早点,时常都是和娘亲在别苑将就着吃。

  千千和赤云在饭桌上略显尴尬,只敢端着小米粥喝。

  白翩翩夹着筷子晃悠一圈,发现这炎霾大陆的伙食简直和灵境的不能比,太过油腻,于是筷子就朝着清爽的素馅小包子伸过去。

  刚要落下,却被半路拦截,沿着挡在她面前的那双筷子看去,正是白簌簌。

  白簌簌肿胀的脸上还摆满了不屑,夹住白翩翩筷子的手就是不放,表达她昨天挨了一巴掌的不满。

  白翩翩的心里,这用筷尖儿对着自己,可是大不敬。

  看了看周围,那个老爹也顾着低头吃饭,并没有人注意。于是她抽出筷子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在白簌簌的手背上打了一下。

  “哎呀!——”

  白簌簌的因剧痛收回手,但仍是不服气,还要伸长了筷子和白翩翩较劲一番。

  白翩翩眼见着这个丫头不知死活,于是在桌子下方,朝着白簌簌的凳子的方向狠狠一踢。

  白簌簌就像一个翻了壳的乌龟朝后头倒去,连人带凳子一起翻在地上,别提多滑稽了。

  白胜这才抬起头,眉头又拧了起来,“怎么回事!你吃饭都不会吃了吗?!”

  “爹!不是我,是翩翩!她刚才打我!”白簌簌捂着自己的屁股,还有刚刚被打疼的手背,噘着嘴朝向白翩翩的方向。

  白翩翩耸耸肩,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,“长姐这是哪里话?我方才在吃饭,你我二人距离那么远,我怎的去打你?”

  二夫人吧白簌簌从地上拽起来,很是不悦,拍着桌子嗓音比谁都大,“老爷啊!你看看翩翩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,昨天打了我们簌簌的脸,今天她又!……这日子没法过了!”

  论起唱戏,这位二夫人可是演技一流。

  千千和赤云一旁瞪圆着眼睛,才知道原来白簌簌的脸,是姐姐打的。难怪昨天爹爹会那么生气。

  白胜没有说话,只是审视地看向白翩翩,还有白簌簌手背上的那道红印。

  良久,白胜才开口,“都别吵了,让下人再换上一锅粥。”

  二夫人不服气,接着道:“老爷!这翩翩这丫头一定要好好管教,昨天她就没规没矩,还敢和你顶嘴,以后要再这么放纵下去,那还不反了天了!到时候家里就成她做主了!哪里还容得下我们!我看啊,八成都是她的娘亲教的,我就猜到她搬到偏苑说得好听,其实还是在暗中搞鬼,看我们簌簌这么优秀,就是嫉妒!”

  “你说谁呢!”白赤云在旁边坐着,一听见她辱骂娘亲,也是坐不住了。

  白千千悄悄拉着他的衣袖,“算了,算了……一会爹该生气了。”

  爹一生气,娘又没好日子过。这么多年来发生的每次争执,最后不都还是他们忍气吞声么。

  想到这里,白赤云也只好气呼呼的坐下来,但是这美味的早饭,却是一口都吃不下了。

  “都给我闭嘴!——你们是不是成心想要气死我!!”

  白胜差点将自己手中的瓷碗都给捏碎了。

  二夫人这一看老爷感觉有使用暴力的样子,很识相地闭上嘴没有说话。

  “昨天的事情,翩翩,我就不与你计较了,但是以后出手伤长姐,可再不能发生,否则我就拧断你的手!”

  白翩翩心中满是不屑,但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。琢磨着,以后要怎么不动声色地对付她这个姐姐。

  白胜看了看白翩翩颈项处露出的伤痕,想了会,问道:“那天晚上你到底去了哪里?”

  白簌簌和二夫人的互看一眼,一起瞪向白翩翩,示意她别乱说话。

  白翩翩连个白眼都懒得给她们,悠悠道:“娘亲病重,家里又没有好的药材,听药铺的老板说,那大雨的山上会冒出一两颗珍贵的药材,所以我便去碰碰运气。谁成想,从山上摔了下来,昏了一夜。”

  白翩翩面不改色的说着早就编好的谎话。

  她也并不是想便宜了那对母女,只是自己如果被狼群袭击的事情暴露,可能这个老爹会将她和狼王一直找的刺客联系在一起,也会奇怪,她这个瘦弱的女儿怎么可能从狼口逃脱。

  那个说法不妥,只会连累娘亲。

  白千千低头咬着筷子,背后直冒冷汗。姐姐明摆着是在对爹说谎,狼族的事情也有所隐瞒,也不知姐姐,今后到底该怎么办。

  听到白翩翩的解释,白胜的眉头松了一些,“也是为难你的一片孝心了。你娘若不是当时执意搬到偏苑,身体也不会这样弱……罢了罢了,不提了。翩翩,你脖子的伤,找个大夫看看,别到时候化了脓、结了疤,女孩子家,弄成那样还怎么嫁人。”

  白翩翩挑挑眉,原来这个老爹也是会说人话的。

  “可是爹……”白簌簌一脸委屈,大约是还想揪着白翩翩昨天打她的事情不放。

  “好了别说了!”白胜打断她的话,“明天就是围场狩猎的日子,咱们家虽然现在不再当朝为官,但君主也是邀请了的。”

  白胜说着,然后看向了白簌簌,看着她泪光泛泛的模样,语气就柔和了一些。

  接着道:“簌簌,你不是一直想去看看吗?明天你就跟我去吧!这也是结识权贵的好机会,省得你娘亲,一天到晚就操心你的婚事。明天啊,打扮得漂亮点、得体点,别大呼小叫的,给我丢人。”

  虽然白胜不像一般的父亲会说些好话,但是这白簌簌这个长女,还是很好的。

  一听说围场狩猎四个字,白簌簌和二夫人刚才还苦着的脸,立刻就喜笑颜开了。

  “哎呀老爷,太好了!”从二夫人的眼睛里,都快冒出了星星火,足以想到她以前是多么期盼这次机会,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