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大齐一品嫡女  >  第十三章 戾气

澳门银河国际网站

2018 2018-01-29 13:22:56

听着宋安的话,宋槿抿嘴一笑,“女儿知道了,父亲你难道不忙么,女儿想要静静。”

说着就把宋槿往门外推。

宋安也不恼怒,只说让她好好的想想。

送走宋安之后,宋槿这才真的松了一口气,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后,垂着眸子看着杯中的倒影,神色有些幽暗,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神情。

她像虞美人?简直是个笑话。

虞美人当年可是与楚霸王伉俪情深,虽是红颜薄命,可终究是为了爱而死,她呢?被自己的枕边人,被自己的妹妹,一步步设计而死。

哪里像了?

孟景淮回到府上的时候听下人来报,说是太子在府上等候多时,现在正在书房。

孟景淮闻言脚步一顿,随后说了知道了,然后大步走向了书房,只是还未到门口,身后突然冲出一人对着他就打了过去。

孟景淮不慌不忙向前走了一步,躲过了来人的攻击,随后在那人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,一掌打了回去,来人后退几步,随后无奈的笑道:“景淮为什么我就是偷袭也打不过你?”

孟景淮沉默不语,冷漠看了他一眼,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书房。

萧徵也无所谓,毕竟也习惯了他冷漠的样子,耸了耸自己的肩膀,萧徵也走了进去,只是却没有想到孟景淮竟然在练字。

萧徵有些惊奇,自当他当上太子,孟景淮也成了国师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见过练过子,今日一见到是有些惊奇,上前一步看看他到底写的什么。

只是看了一眼之后,萧徵的脸上带了许些的嬉笑,拿起他刚写完的对联,缓缓念着:“虞兮奈何?自古红颜多薄命;

姬耶安在?独留青冢向黄昏。

今尚祀虞,东汉已无高后庙;

斯真霸越,西施羞上范家船。 ”

念完之后,萧徵啧啧了两声,回头看着神色平静的孟景淮上前搭上他的肩膀,嘿嘿笑道:“景淮你怎么写起前人的对联了?我是不是在给你这对联上加上一横批,巾帼英雄啊。”

看着眼前没有一丝太子样的萧徵,孟景淮颇有些无奈,“你这个样子要是被萧赫看到,定然会想尽办法做文章的。”

听着孟景淮的话,萧徵一脸的无所谓,随后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纸张,笑眯眯的问道:“那个家伙不足为惧,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景淮你这是写给谁的?据我所知,咱们齐国还没有上过战场的女将军吧。”

“无关乎战场。”孟景淮夺回自己写好的对联,认真看了两眼觉得还是挺满意的,他许久没有练字,今日见了宋槿后,倒是觉得这对联挺适合她的。

“哦?”萧徵更加惊奇了,随意甩袍坐下,更加好奇的问道:“那是谁?”

当然萧徵也想让他回答自己,毕竟这个家伙向来都是沉默寡言,今日还算是他说话比较多的时候。

只是没想到今日的孟景淮一反常态,竟然回了他。

男人低沉声音就这么突兀的响了起来,“宋槿。”

“宋槿?”萧徵还没有反应过来,等到他反应过来之后,不由得睁大了眼睛,“宋丞相家那个小丫头?”

“嗯。”孟景淮把手里的纸叠好放了起来,想着自己找个时间送给她,不知道那个小丫头收到之后,会不会多想什么,毕竟这么有趣的小丫头不多了。

这么一想,孟景淮的脸上带了许些的笑意。

萧徵见此,像是看到了千年一现的景象一样,拿出随身携带的扇子放在手心里敲打着,不得了了,孟景淮竟然笑了。

其实要是其他人笑的话,萧徵也不会那么惊讶,可是这个孟景淮啊,那个冷漠寡言的男人,让他笑一笑可是比摘星还难,这宋丞相家的丫头到底有什么魔力,竟然能让他笑?

他倒是有些好奇了。

不过孟景淮的笑容也只是昙花一现,随后又恢复了往日清冷的样子,萧徵啧啧了两声,他觉得此事不简单。

不过还没有等他脑补其他画面,就听到孟景淮低声说道:“阿徽,今日宋槿找我了。”

他们虽是主仆关系,可是实际上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朋友,私下里都是称对方的名字,不过平时他总是惹怒这个家伙,所以他总是连名带姓的叫,唯有他们谈论公事的时候,孟景淮才会叫的亲密些。

萧徵收起来嬉笑的神色,颇为认真的说道:“可是发生了什么?”

孟景淮点了点头,从怀中拿出来一张纸递给萧徵看,萧徵有些不解,接过来之后,看着上面秀娟的字体,有些惊讶,因为他有印象,抬头看了一眼孟景淮,“宋丞相女儿宋槿的笔迹?”

“嗯。”孟景淮指了指上面的内容,“你好好看看吧,这里面有你感兴趣的东西。”

萧徵闻言有些不解,但是却相信孟景淮的话,低头仔细看了起来,只是越看眉宇之间越是掩饰不住的喜色,“这是萧赫的布防图,景淮,你这是哪来的。”

只是话音刚落,萧徵就像拍自己一巴掌,自己刚刚不是说了么,这是宋槿的笔迹,自然是宋槿的。

只是这宋槿怎么会这么清楚?

萧徵抬头看了一眼孟景淮,似是求解,可是孟景淮摇了摇头,他自然知道好友想问些什么,可是他也不明白。

萧徵放下手中的纸,沉声说道:“你觉得这纸上写的是真的是假的。”

“今晚探探不就知道了么。”孟景淮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,虽然有些凉了,可也是上好的龙井,倒是没有破坏茶的香味。

“你还真是粗暴简单啊。”萧徵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,拿起扇子敲打着自己的掌心,却是多了几分的深思,“景淮,你说这会不会是宋安那个老狐狸借用宋槿的手来投诚的?”

“不是。”孟景淮想着少女身上的戾气,又想着那少女坚定的神情,眉心一皱,这宋槿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?

明明是深闺小姐,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戾气,就算是上过战场的人,身上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戾气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