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大齐一品嫡女  >  第八章 宋安发怒

澳门银河国际网站

2182 2018-01-24 17:45:45

  宋槿从醉今楼翩然离开,出现在了小桃的面前,捕捉到了她眼中的惊诧之色。

  恐怕之前的马匹受惊,小桃也逃不了干系!

  “小姐,您没事儿吧?”小桃惊慌地上前检查一番,却没有看到丝毫的伤痕,不觉有些怀疑。

  按着先前夫人所说,她已经将小姐一人放在集市上,即便没有受重伤,也不会这般无碍。

  难不成,方才那些人讨论的,被救下来的人正是小姐?

  想到这个可能,面上不禁露出了几分失落,耳边却听到宋槿轻柔的声音:“怎么?我没受伤,你很失望?”

  心里忽然漏了一拍,她急忙摆手解释道:“小姐多思了!奴婢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  被她这般撞见,小桃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吞吞吐吐,一时语塞。

  瞧见她这般不语,宋槿在心里冷笑着,不想再与她多言,随口将此事带了过去,面上不动声色地安慰一番带着她回到了府上。

  正值下午,霞光漫天,在尘世间洒下一片金粉,宋槿站在丞相府的影壁前,却听到了宋安怒喝的声音。

  想必是撞见宋嫣与萧赫了吧!她才出去不久,萧赫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回去的。

  不过,既然宋安敢这么大声地训斥宋嫣,萧赫想来也已经离开了丞相府了。

  嘴角噙着一抹讥诮的笑意,带着看好戏的心思,悠然地走了进去。

  宋嫣得意了这么久,现在也该付出些代价了!

  果不其然,刚绕过影壁,就看到一身薄衫的宋嫣跪在地上,不停地抽泣着,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。

  宋安正在训斥她,却见到宋槿回来,又换上了一副温和的神色,关切问道:“槿儿回来了,身子可还舒服?”

  在宋安的眼里,宋槿俨然就是孟景淮的国师夫人,态度自然不会差,他还怕宋槿对他没有感情,不给丞相府好处呢!

  对于这样虚伪的关心,宋槿只觉得厌烦,却还是含着笑意回复他:“槿儿一切都好,谢谢爹爹关心,姐姐这是怎么了?方才我见到三皇子前来府上,与姐姐相谈甚欢,便没有打扰,三皇子已经离府了吗?”

  她明知故问,果然看到了宋嫣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,心里多少也猜到了一些事情。

  莫非就是宋嫣与萧赫有什么出格的举动,正巧被回府的宋安撞到了。

  先是违背他的禁足令,又与男子卿卿我我,举止放荡,若是传了出去,只怕除了三皇子也没人愿意娶她。

  但是她一个庶女,自然不可能做三皇子的正妻,那就只能做妾室,对宋安而言,一个做了妾室的女儿,自然没什么价值。

  提到此事,宋安便气不打一出来,恨恨道:“三皇子已经离开了,若是让他继续留在这里,只怕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事情来!是为父教女无方,竟然教出了这般不知廉耻的女儿来!”

  看着宋安如此震怒,宋槿也有些惊讶,看来这宋嫣与萧赫,不止是举止轻浮那么简单了。

  忍住心里的好奇与兴奋,宋槿上前安慰道:“父亲莫要自责,姐姐许是一时糊涂。槿儿虽不知道什么事情能让爹爹这般生气,但姐姐品行端正,是夫人……是张姨娘亲自教出来的,怎么会犯下大错呢?”

  忽视掉宋嫣杀人的目光,宋槿故作口误,失口叫了一声夫人,又立刻改了回来。

  虽说宋安对娘亲没什么感情,但他对自己的态度有所转变,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他。

  若是叫她赌对了,也趁机教训一下张氏,若是赌错了,就当是早些认清这个人,自己也不用在他的身上寄托多大的希望。

  夫人二字仿佛戳中了宋安的逆鳞,他忽然转头,盯着宋槿,沉声道:“你方才叫张氏什么?夫人?”

  没有等到宋槿的回答,只是看了她脸上为难的神色,宋安便怒不可遏,吩咐道:“把张氏给我叫过来!”

  也是这时宋槿才发现,宋嫣受罚张氏居然没有在,也是稀奇。

  没想到宋槿的话会有这么大的作用,宋嫣在宋安的呵斥声中更加颤抖,低着脑袋不敢说话,却又侧目看了一眼宋槿,眼中的恨意要吃了她似的。

  而宋槿依旧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,仿佛做错了事似的,垂眸不语,叫人看了心生怜爱。

  宋安也不例外,见到她这般心惊,好言安慰道:“槿儿莫怕!没有做错事,为父自然不会怪罪于你。”

  他没想到,他不在府中的这些日子,张氏竟然作威作福到这种地步!若不是今日叫他撞见了,只怕还要败坏他丞相府的名声!

   再说那张氏,正在睡梦中就被宋安派过去的人叫醒不说,见着那小厮神色灰暗,便知道不是好事,一路又是提着心走了过来。

  匆匆赶到大厅,看到宋安沉下来的脸色,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暗叫不好,生怕她派人暗害宋槿的人被抓住。

  这边见到张氏姗姗来迟,宋安怒斥道:“你倒是睡得安生!再过几日,是不是我在这丞相府里都没有说话的地位了?当着槿儿的面自称夫人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  世人最恨宠妾灭妻之人,更何况他是一朝丞相,若是穿了出去,别说百姓如何评价,万一传入朝堂那些人的耳朵里,只怕连官职都保不住了!”

  张氏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件事,心里还长抒了一口气,只要是今天的事情没有败露,她就没什么大事。

  敛去心里的算盘,张氏不顾形象,扑倒在宋安的面前,哭诉道:“相爷明查啊!妾身不过是掌管相府,但也还是个姨娘,又怎么敢自称夫人?定然是哪个下人被妾身罚了,才想着办法地诬陷妾身啊!相爷您要替妾身做主啊!”

  她原本就是歌姬身段极好,声音也如同莺歌鹂语,哭得梨花带雨,叫人看着心疼。

  若是放在从前,莫说让宋安饶过她,就算是赏她些个珠宝都是小事。但眼下恐怕是莫要这般想了。

  这妻妾之分本就是天差地别,若是叫下人传出去,可是要威胁到他的官职的!

  又想到从前,有什么事儿,她也是用这种办法向自己讨饶糊弄过去,他也信任她,没有多想。

  现在看来,这女人只怕是背着他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!

  “明查?好!我今日就在府里查查,究竟你这个‘夫人’是如何被人诬陷的!”

  宋安也怒了,张氏仗着自己对她的宠信,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,若是还任由她这么作威作福,丞相府怕是要易主了!

  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